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玄机解释报 > 普通语言学 >

索绪尔:一门课·一本书·一世纪

归档日期:05-16       文本归类:普通语言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学术史上,在署名作者去世后,由编者根据学生听课笔记和相关资料整理出版一部书稿而奠定本学科理论基础,并成为其他许多人文学科范式,产生世界影响的,并不太多,其中瑞士学者费尔迪南·德·索绪尔(1857.11—1912.2)的《普通语言学教程》,无疑是一个奇迹。索绪尔从符号学的角度观察语言,把语言看作符号系统,通过对语言现象的分析建立了语言符号学。索绪尔语言理论对中国语言学的影响,可以上溯到20世纪30年代,我国第一部《宣言》的译者、语言学家陈望道,在一篇关于语言的短文中就曾用索绪尔的观点来说明语言现象。

  关键词:普通语言学;教程;出版;整理;学科;学者;影响;高名凯;索绪尔理论;著作

  在学术史上,在署名作者去世后,由编者根据学生听课笔记和相关资料整理出版一部书稿而奠定本学科理论基础,并成为其他许多人文学科范式,产生世界影响的,并不太多,其中瑞士学者费尔迪南·德·索绪尔(1857.11—1912.2)的《普通语言学教程》,无疑是一个奇迹。

  在莱比锡大学就读期间, 21岁的大学生索绪尔就出版了被誉为“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卓越篇章”的《论印欧系语言元音的原始系统》;1881年取得博士学位后,索绪尔到巴黎研究院任教,并担任巴黎语言学会秘书,培养了历史比较语言学名家梅耶、格拉蒙等语言学家。1891年,索绪尔回到故乡日内瓦大学任教,从1906—1907年、1908—1909年、1910—1911年,共讲授三次普通语言学课程。1912年索绪尔去世后,他的学生及同事巴利等,根据听课笔记和一些零散材料,编辑整理成《普通语言学教程》。该书1916年在巴黎出版,1922年出第二版,1949年出版第三版,其后被译成多种语言,影响遍及世界。

  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索绪尔首次明确了至今仍被认可的语言学的三项任务:对一切语言进行描写并整理出它们的历史、寻找“一切语言中普遍起作用的力量”和明确语言是什么。索绪尔认为,语言是一种共时态的符号系统,语言学是符号学的一个分支;语言符号相互区别、相互对立,处于句段与联系两种关系(现在一般称之为组合关系、聚合关系)之中,是语言系统关系的产物,“语言是形式(即关系)而不是实体”;语言符号(以及一般符号)由能指和所指构成,具有任意性、社会性、系统性、可变性和稳定性,任意性是后者的基础,是语言符号也是一般符号的“第一原则”,它决定了语言符号以及一般符号必然具有社会性,必然只能在彼此的相互关系亦即系统中从差异规定自身,基于任意性的语言符号以及一般符号处于时间之中也处于社会大众之中,必然具有可变性和不变性(稳定性);语言符号的组合具有线条性。索绪尔区分了语言和言语,认为言语是对语言的运用和所产生的结构的总和,语言和言语互相依存,语言即是言语的工具也是言语的产物;索绪尔区别了语言的内部要素和外部要素,语言的共时态和历时态,并主张建立与此相应的语言的语言学和言语的语言学,内部语言学和外部语言学,共时语言学和历时语言学。此外,索绪尔对语言演变、语言地理学、音位学也有非常深刻的见解。

  索绪尔从符号学的角度观察语言,把语言看作符号系统,通过对语言现象的分析建立了语言符号学;并以语言符号为基础,提出了符号学的一般原则,从而成为符号学理论的一个主要来源;索绪尔的符号学思想是欧洲符号学的基础。

  索绪尔视任意性为符号学最高原则,深刻、科学地阐述符号以及语言符号不是实体而只能是以彼此相互差别为体现的关系的产物。符号的系统性来自符号能指与所指关系的任意性,反过来又形成了对任意性的制约,索绪尔合理地解释了任意性、系统性与理据性之间的关系,充满了辩证法的智慧。

  索绪尔关于符号和系统的思想,不仅影响了语言学的进程,而且首先为列维-斯特劳斯从人类学角度所借鉴并形成结构主义人类学,继而索绪尔的语言学思想作为一种方法论更为其他人文学科所借鉴,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形成结构主义思潮。

  毋庸讳言,索绪尔理论中的一些术语、概念,不是索绪尔首次提出,比如索绪尔在任意性方面借鉴过美国语言学家辉特尼的理论、共时历时思想也受俄国语言学家博杜恩的影响,但索绪尔把这些前人和时贤的认识进行整合,依据对言语活动的分析,把任意性作为语言符号以及一般符号的“第一原则”,构建语言符号学的理论体系,奠定了现代语言学的理论基础。这一切,无疑应该归功于索绪尔,归功于最早传播索绪尔思想的《普通语言学教程》。

  索绪尔语言理论对中国语言学的影响,可以上溯到20世纪30年代,我国第一部《宣言》的译者、语言学家陈望道,在一篇关于语言的短文中就曾用索绪尔的观点来说明语言现象;在30年代末的文法革新论争中,陈望道、方光焘采用索绪尔理论来分析汉语语法理论问题。在20世纪五六十年中国普通语言学学科建设的初创时期,高名凯、岑麒祥、方光焘等学者在高校教学中介绍了索绪尔语言理论,高名凯、方光焘60年代初还开过索绪尔理论专题课。高名凯把《普通语言学教程》翻译成中文,并撰长文专门分析该书;他还充分借鉴索绪尔语言学思想,写作了代表那个时代中国理论语言学最高成就的《语言论》。这是一部至今仍无可替代的语言学理论著作。1980年高名凯翻译的《普通语言学教程》出版后,索绪尔对国内语言学以及其他人文学科的影响日益凸显。

本文链接:http://singtamil.com/putongyuyanxue/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