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玄机解释报 > 普通语言学 >

求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的读书心得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普通语言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索绪尔是现代语言学的重要奠基者,也是结构主义的开创者之一。他被后人称为现代语言学之父,结构主义的鼻祖。《普通语言学教程》是索绪尔的代表性著作,集中体现了他的基本语言学思想,对二十世纪重要的哲学流派结构主义的重要思想来源。

  索绪尔于1857年出生于瑞士日内瓦。早在中学时期,索绪尔对语言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4岁时就撰写过一篇《论语言现象》的论文,从20岁开始构思一部专著,研究印欧语历史比较中的某些问题。1879年,他转学到柏林大学,同年发表了《论印欧系语言元音的原始系统》,那时,他才22岁,表现了他极为出色的语言学才华,引起欧洲语言学界的注意。1891年冬,索绪尔离开巴黎,回到瑞士担任日内瓦大学教授,从1907年开始讲授“普通语言学”课程,先后讲过三次。1913年他去世后,他的学生和同事根据几本听课笔记才汇编成《普通语言学教程》一书,出版发行。索绪尔不仅吝于发表,他留下的笔记也很少,因此编辑这本书很不容易。因为,跟所有的老师一样,他讲课时也是有很多重复,甚至不一致的内容。难得的是编辑者们没有放弃,合并梳理一本书,从而造就了一部惊世巨著,也正是这部著作开启了语言整体结构研究的新阶段。

  “绪论”简单地叙述了语言学的历史,语言学的材料和任务,语言学和毗邻学科的关系,语言学的对象,语言的语言学和言语的语言学,语言的内部要素和外部要素,表现语言的文字,音位学以及附录音位学原理。

  第一编“一般原则”部分主要讲语言符号的性质,符号的不变性和可变性,静态语言学和演化语言学。

  第二编“共时语言学”部分讲语言的具体实体,同一性、现实性和价值,语言的价值,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语言的机构,语法及其区分,抽象实体在语法中的作用。

  第三编“历时语言学”部分讲语音变化,语音演化在语法上的后果,类比作用,类化和演变,流俗词源,粘合作用,历时的单位,同一性和现实性,以及附录:主观分析和客观分析,主观分析和次单位的确定,词源学。

  第四编“地理语言学”部分讲关于语言的差异,地理差异的复杂性,地理差异的原因,语言波浪的传播。

  第五编“回顾语言学的问题并结论”部分讲历时语言学的两种展望,最古的语言和原始型,重建人类学和史前史中的语言证据,语系和语言的类型。

  可见,这本书的内容是十分丰富而又极为广泛的。下面我们着重介绍并探讨书中的几个重要的独特观点。

  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认为人的言语活动(langage)可分为语言和言语两部分。索绪尔为了解决“语言学的又完整又具体的对象是什么”这一问题,提出了“语言”和“言语”这对概念。如果“所指”和“能指”都是由差别建立的,那么很明显,它们都必须存在于系统:语音必须构成一个系统,我们才能区别这个词和那个词,概念也必须坐落在一个概念系统之中。这就是索绪尔所说的“语言系统”由形式构成的系统”。和语言(系统)相对的,则是言语。语言和言语是索绪尔的第一组根本对偶。索绪尔用多种方式来描述这组对偶,言语是个人的、从属的、偶然的,语言是社会的、主要的、等等。从言语的角度来看,两个人说同一个词的声音可能相差很远,从语言的角度来看,这两个相差很远的声音是在说同一个词。在言语中,张三说“我”是指张三,李四说“我”是指李四,在这个语言中,我既不指张三也不指李四,而是指说话人。说出一个句子是属于言语的,而句子这个概念却是属于语言的。大致可以概括地说,语言是语言共同成员中的语法体系,言语则是人们平时所说的那些话,是依赖于语法系统的说话行为。言语是语言的体现。语言学研究实际语言行为中所潜藏的形式系统,因此,在索绪尔看来,语言学的对象是语言,而不是言语。

  对索绪尔来说,重要的是区分“语言”和作为实际体现的“言语”,分离出语言研究的对象,而言语有哪些具体特点并不重要。他认为,把语言和言语分开,我们就把什么是社会的,什么是个人的,什么是主要的,什么是从属的和偶然的区分开了。照此看来,语言学家主要的研究对象应该是“语言”、确定构成“语言”的单位及其组合规则,而不是去描写言语活动。“语言”是“一个符号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只有意义和音响形象的结合是主要的”。

  索绪尔为了确立语言学的研究对象,区分出“语言”和“言语”,他的“语言”和“言语”理论不仅对本世纪的语言研究的方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且还影响着文学和符号学研究。例如罗兰.巴特曾谈到的,在人类的衣着系统、食物系统、汽车系统、家具系统等,我们都可看到“语言”和“言语”的存在。但索绪尔认为“言语”具有异质性,因此把“语言”作为语言学的惟一对象,片面追求“语言”和“言语”的区分,把“语言”看成是封闭的系统,这也就限制了语言学的研究范围。

  索绪尔认为,应该把所有的语言现象分为两类,一类是属语言的共时性现象,亦即属于语言的横切面的现象,另一类属语言的历时性现象,亦即有关语言成分的历史演化的纵断面的现象。因此,我们要分出两种语言学,即共时语言学与历时语言学。共时态和历时态分别指语言的状态和演化的阶段。

  那么,共时语言学与历时语言学哪一种更为重要呢?索绪尔认为,共时观点比历时观点更为重要,“从最明显的事实说起--它们的重要性是不相等的。在这一点上,共时方面显然优于历时方面,因为对说话的大众来说,它是真正的、唯一的现实性。对语言学家来说也是这样:如果他置身于历史的展望,那么他所看到的就不再是语言,而是一系列改变语言的事件。”他批评历史比较语言学:自有近代语言学以来,我们可以说,它全神贯注在历时态方面。印欧语比较语法利用掌握的资料去构拟前代语言的模型;比较对它来说只是重建过去的一种手段。”

  在索绪尔看来,共时和历时是两种对立的现象,应该分别进行研究,但这只是研究角度和研究方法的对立,并不是说两者是互相排斥的。“受传统方法鼓舞的语法学家”的“工作显然表明他们想要描写状态,他们的纲领是严格共时的。例如波尔.洛瓦雅耳语试图描写路易十四时代法语的状态,并确定它的价值。它不因此需要中世纪的语言;它忠实地遵循着横轴线,从来没有背离过。所以这种方法是正确的。但并不意味着它对方法的应用是完备的。传统语法对语言的有些部分,例如构词法,毫无所知,它是规范性的,认为应该制定规则,而不是确认事实,它缺乏整体的观点;往往甚至不晓得区别书写的词和口说的词,如此等等。”

  索绪尔认为语言是一个表达观念的符号系统。语言学是符号学的一部分。他强调语言具有一般符号系统的主要特征。“要发现语言的真正本质,首先必须知道它跟其他一切同类的符号系统有什么共同点。”由索绪尔的观点,我认为语言与其他符号的共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目的相同:各种符号系统虽然采用的手段不同(如声音、颜色、气味等),复杂程度不同(如从简单的红绿灯到复杂的人类语言),但其目的却相同,都是为了传递信息。

  其次,内涵相同:一切符号系统之所以能传递信息是因为它们与意义想联系。意义是符号的内涵,是符号在使用该系统的人的头脑中激发的概念。“树”这个词在我们头脑中激发起一种有主干和分枝,长着叶子的植物。这就是概念。

  第三,构成元素相同:无论是用简单的手段还是复杂的手段,传递简单的信息还是复杂的信息,交际结构的基本单位都是符号。一切符号都是由两个部分组成:能指和所指。

  1.任意性:索绪尔指出:“能指与所指之间的联系是任意的。”当然我们不能理解为使用符号的人可以随心所欲的、自由选择所用的符号。相反,一个符号一旦确立之后,个人是不能随意改变它的,例如红灯表示“停”,绿灯表示“通行”。如果我们随意改变它,就必然造成交通混乱,引起交通事故。

  2.社会性:索绪尔指出:“符号在本质上是社会的。”他说:“同表面现象相反,语言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社会事实而存在,因为它是一种符号现象,它的社会性就是它的一个内在特征。”

  3.心理性:索绪尔指出:“语言符号是一个两面的心理实体。”他说语言符号连结的不是事物和名称,而是概念和音响形象。由于概念是抽象的,音响形象是感觉的,作为二者结合的语言符号当然是心理的。事实上,一切符号所传递的信息、代表的意义、激发的概念或感情都只存在于使用符号交际的双方的心里。

  4.可变性:索绪尔说:“时间保证语言的连续性,但同时又对它产生看起来矛盾的影响,即语言符号或快或慢的变化。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称之为符号的不变性和可变性。。。。。。归根结底,这两种现象是相互依存的。可变性原则是以连续性原则为基础的。”

  《普通语言学教程》是索绪尔的总体思想的最系统的阐述。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提出了很多新的理论、新的原则和新的概念,其中包含了索绪尔几乎全部的语言学思想。 可以说《普通语言学教程》是一部划时代的的著作。

  在数千年的西方文明史中,如果要撷取百部经典,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必在其中。因为语言学是每个文明人都应该关注和了解的,而正是这部著作奠定了现代语言的基础。此书问世近百年,全世界主要语种都有译本,成为大学生的必读书。裴文的译笔严谨而流畅,典雅而生动,使我们得以走近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聆听他充满睿智的声音,感受他思辨的灵动和深邃。这些论述既简洁又丰富,阅读这样的大师,差不多每一页都会有收获。

本文链接:http://singtamil.com/putongyuyanxue/330.html